让钓友可以带着家人或好友前往休闲度假

 垂钓用品     |      2019-06-12 06:52

  3月21日,鲁中晨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联合报道了淄博垂钓圈隐秘的“黑坑”内幕,引起强烈反响。齐鲁壹点稿件《》点击量一天超过160万,评论上百条。不少普通人没想到,看似休闲健身的垂钓行当竟然还有这么深的“水”!

  这种“黑坑”是普遍现象吗?3月21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也在全省其他地方进行了调查。

  沂河、祊河、涑河等3河交汇在临沂城区穿城而过,为当地钓友提供了绝佳的垂钓场所。有资料显示,作为垂钓之都的临沂,约有120万名垂钓爱好者,全市建有各类休闲垂钓观光渔业点2000多处,垂钓用品批发和生产厂家300多户、年营业额达10亿元。

  依托庞大的消费需求和产业支撑,一部分垂钓园逐渐开始升级换代,有的改造或增加“巨物池”,专门放养单个二三十斤以上的青鱼或鲟鱼,让钓友乐于花钱体会钓大鱼的快感。也有的增加农家菜、采摘等服务项目,让钓友可以带着家人或好友前往休闲度假。但占据市场主体地位的,依然是那些在城郊利用天然水塘或人为开挖修建的垂钓园,定期投放商品鱼供钓友垂钓。

  “跟抽烟喝酒一样,钓鱼也上瘾。”在不少钓友心里,一次比一次钓到更多的鱼、更大的鱼,刷新自己的记录、打破别人的传说,是垂钓最大的乐趣。当大自然的江河湖泊满足不了追求,或者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钓场,他们就会转战被俗称为“黑坑”的经营性垂钓园。

  在临沂城区西南方向靠近西外环一带,一条东西方向的公路上,两公里长度内沿线日中午,记者随机进行走访。

  尽管是工作日的中午,又赶上大风降温,多数垂钓园内依然有钓友在坚持垂钓。“瘾大,没法,不来在家待不住。”一家水面面积4亩左右,由采石场蓄水改建的垂钓园内,许先生不停地重复着挂耳、抛竿的动作。风不住地吹起涟漪,让微微露出水面的浮漂愈加难辨;水下不断有小鱼“闹窝”,甚至拉着鱼线挂上了水底的杂物。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只钓起两条小拇指长短的“麦穗”。进场的票价需要40元,按照他所在钓位的鱼情,很难收回这个成本。

  “长钓腰方钓角”是钓友公认的选择钓位诀窍。当天来的人不多,到场钓友们可以自由选择较佳的钓位,他们大多数相邻坐到了水岸中间线的位置上。瞥了一眼放在身后还没有下过水的专门用来捞上钩大鱼的网抄,许先生自嘲地说又怕是要空着手回去当“空军”。“4点(下午)你就得回去上班了,你走了鱼就开口了,都躲着你呢。”旁边一位相熟的钓友跟着打趣。许先生近期在单位轮值晚班,上午起床简单吃了点饭就直奔这里的垂钓园。或许是当天的鱼情确实不好,或许是没睡足犯困,一共才钓了不到两个小时,许先生就收拾装备回家。

  有人耐不住次次空杆起身离开,有人带着渔具满怀期待地赶来。而在一公里之外的另一家垂钓园,只有老板一人斜坐在看护房的椅子上拨弄手机。这是一个在空地上人为开挖,用水泥铺底砌边修成长方形的鱼塘。近10米宽40米长的水面,容纳的钓位不超过50个。

  “都等着晚上放鱼呢,明天‘头水’,已经有20多个报名的。”体态微胖的老板眉飞色舞地介绍,这次他打算放2000斤鱼,加上塘里原有的1000多斤,鱼够厚,钓起来肯定过瘾,票价定的是一人200元。

  一周之前,这位垂钓园老板一次性放鱼1000斤,票价也是200元。“头水”来了十几名钓友,其中有7个人把钓到的鱼按照每斤3元的价格返卖给老板后,挣回了本钱顺利“上岸”,其中最多的一名钓友卖了700多块钱。

  “‘头水’回本,‘二水’、‘三水’就能挣钱;‘头水’要是不回本,你到多少水也挣不到钱。”另一家垂钓园老板胡某介绍,“头水”是指新放鱼之后第一批钓友来钓,“二水”“三水”则是第一批钓友钓完后,再来的人钓剩下的鱼。票价会依次递减,最后落到一人30-40元左右。

  别看票价有高有低,其实有九成的垂钓园是微利,甚至赔本。他举例说,新放1000斤鱼,以鲤鱼为主,成本得在5000元左右。来20个人,一人收200元,共4000元。如果这20人全是老手或者这批鱼适应能力强一下水就开口,一上午就能把鱼给钓光。

  如果“头水”不能回本的话,放这波鱼肯定是要亏钱。再加上敢钓“黑坑”的基本上都是老手,“头水”钓场难回本的几率很大。如果想挣钱,钓场就得动点脑筋,比如对外说是放了1000斤,其实只有800斤甚至更少。还有的用别家垂钓园回收的鱼“回锅”,这些鱼都被钓到过,再吃饵时非常小心,成了滑头鱼,很难被钓上来。

  更黑心一些的老板会在鱼塘内投放樟脑球、化肥等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物质,让鱼不开口吃饵。这些为保证盈利所采用的手段,正是经营性垂钓园被钓友称为“黑坑”的主要原因。

  除了垂钓园老板“黑”钓友,一些钓友也在尝试着“反黑”。比如有人使用各种能刺激鱼疯狂进食的化学产品做“小药”,掺进鱼饵中诱鱼;有人偷着使用垂钓园不让使用、鱼爱吃却容易污染水质的红虫当鱼饵。你来我往的互黑手段,更坐实了“黑坑”的称谓。

  所幸,随着各类黑幕被钓友、垂钓园老板陆续揭开,再借助信息发布渠道的便捷、广泛,如果某家垂钓园或钓友使用不当手段获利,很容易被对方列入黑名单,被更多的行业人所知。所以一些曾经使用过不当手段的垂钓园、钓友,基本都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遵循着“你不黑我、我不黑你”的共识相安无事。

  在临沂同样流行被当地钓友称为“高炮”的玩法,就是指垂钓园超量投放新鱼,一般在一次10000斤以上,渔票的价格自然随着成本的增加而上涨,平均在每人500元左右。“高手一天钓200斤很平常,能轻松回本,水平不够的不敢玩,就怕有的人技术还没到却头脑发热想试试看。”

  有钓友认为,“高炮”或者类似竞赛的“赌塘”其实就是为了勾起钓友的钓瘾,但钓鱼本来是为了休闲放松,享受的是抛竿期待、拉杆收获的喜悦,没有必要花大把的钱去挑战没有把握的成就感。

  不出事,叫“有守”;干成事,才叫“有为”。底线是事物质变的分界线、做人做事的警戒线。狠抓工作落实,一定要树牢底线思维、强化红线意识,把“严”和“实”的要求贯穿全过程。[详细]

  3月20日,新华社播发消息,关注山东省对10项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跟踪审计。审计重点关注项目行政审批环节多、时间长、交叉重复审批等问题;关注简政放权到位情况、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情况、破除信息化孤岛情况。[详细]

  20日,省政府办公厅网站发布关于印发数字山东2019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的通知,此行动方案的制定为贯彻落实《数字山东发展规划(2018-2022年)》,加快推进数字山东建设。[详细]

  夜间最低气温:鲁西北、鲁中山区和半岛内陆地区0℃左右,有霜冻或冰冻;其他地区2℃左右,有霜冻。夜间最低气温:鲁中山区、鲁东南和半岛内陆地区1℃左右,有霜冻;其他地区4℃左右,有轻霜冻。[详细]

  近日,记者接到群众反映,平阴黄河大桥两侧的限高杆将过往客运车辆拦截,反而一些明显超重的大货车堂而皇之地穿行。在我省,像平阴黄河大桥限高杆一样,原本为了限制超重车辆通行,结果导致其他车辆也无法通行的情况,不止这一处。[详细]

  本报临沂讯日前,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来到刚刚成立的临沂市检验检测中心,双方就开展建设国家高端不锈钢与先进特钢质检中心进行再次研究论证。面对检验检测机构竞争的日益加剧和七个机构组建的“新家庭”,临沂市检验检测中心工作如何破题考验决策智慧。[详细]